您现在的位置:  >> 主页  >> 课程教学 >> 教育科研 >> 校办刊物 >> 发展教育 >> 《发展教育》第4期
母 亲

宋海根

这是我第一次写自己的母亲,其实内心早已在不停的思考着自己的母亲。在不同的年龄,我对母亲有着不同的看法和情感。随着自己长大,成熟,经历的事情越多,对母亲的那份眷恋越来越深沉。伯明翰的一月份非常冷,窗外是冰天雪地。我却刻意打开窗户,让早晨新鲜的空气涌进我小小的房间,敲打键盘的手感觉冰凉,但是我想念万里之遥母亲的思绪却格外的温暖。

母亲,我亲切的叫她“恩昧”,没有“妈迷”的时尚,但是却非常的朴实。因为我的母亲非常适合这个称呼。母亲只读完了小学,可以简单的识字和计算。后来,在我们的影响下,母亲可以完全听懂普通话,并难能可贵的是她会讲带乡音的普通话,听旁人说,母亲是从湖南一个偏远的农村逃难过来的,当时年仅18岁,说白点就是乞丐。她后来的丈夫,我现在的父亲收留了她。在没有酒席,没有鲜花,没有新房,没有登记,没有家具,没有亲戚朋友的情况下,她和一无所有的爸结婚了。婚后,他们挤在一间破茅房里度过了10个春秋。我和我的哥哥姐姐也就是出生在这个小茅房里。尽管家里很穷并受到村里人的大姓的欺负,但是善良朴实的母亲非常的勤快,热爱生活,把家里搞的很干净。我也非常幸运地继承了母亲这些优良的品质和生活习惯。

35年前,一个非常好的日子,12月12日,母亲生下了我。35年后,一个非常好的日子,12月25日,我娶到了美丽善良的妻——其香。晚上,我坐在母亲生我的床前。老家山村的12月份已经很冷。母亲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很深的被窝里。灯已熄。她在用电筒照着看我刚从英国带回来的照片。一张一张地,生怕遗漏。她并没有看坐在床沿边黑暗处的我,而是一张一张地看着相片上的儿子。在电筒光的照射下,我看到她满含泪水的眼光,岁月无情的在她的额头、脸上刻下了深深痕迹。白天母亲笑的开心的时候,她的脸很像微型版的千壑纵横的黄土高原。现在,在沟壑里集满了热泪。我不敢打扰她,因为此时我觉得母亲不是单单在看相片,而是在想着自己儿子的成长历程,或者别的非常复杂的感情.往事不堪回首啊。我不敢肯定此时母亲的泪是幸福激动,还是伤心难过。因为母亲经历的事情太多了。但是,有一点我非常断定,母亲深深爱着坐在床沿边的儿子,就像她爱我的哥哥姐姐一样。尽管母亲不知道如何去解释爱是什么,也不知道爱字怎么样写,但是,母亲看儿子照片的眼神已经完全诠释了天底下最伟大的母爱。她轻轻的哭了起来,我的眼泪也止不住留了下来。因为过几天我又要走了,回到万里之遥的英国。我安慰母亲说,我会照顾好自己,很快就回来了。母亲哭出声来了,她说以后不要去那么远的地方,“恩昧”看不到你会想你,担心你。在外,你要吃饱饭,注意身体。朴实的交代让我的心开始哭了。我尽量控制自己的眼泪,因为我不想让年迈的母亲难过担心。看着躺在被窝深处的母亲,我非常难受,觉得母亲很孤独,需要我在身边的陪伴。我的远离显得多么的不孝!

写到这里,我的眼泪打湿了键盘。我不敢再写下去,因为我担心自己无法承受母亲那份厚重的母爱给我带来的感动。此时此刻,母亲是不是躺在万里之遥深深的被窝里,在用电筒照看我的照片呢?她是否看到照片里的我满含泪花深深思念着自己的母亲?

海根 笔于伯明翰 2010年1月10日

【作者简介】宋海根,中山市实验高中英语教师,曾于2009年9月至2010年7月到英国进行国际文化交流。

美丽实中欢迎您


用户登陆
用户:
密码: